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oneyilove2的博客

 
 
 

日志

 
 

清华博士致信市长抗强拆续:市长一月仍未回应  

2010-12-24 12:46: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12月24日01:14中华工商时报何苗我要评论(154)
字号:T|T

清华博士致信市长抗强拆续:市长尚未回应(图)

清华博士王进文 请市长直面推土机

“清华也清寒,博士也弱势。作为一介布衣,恪尽公民责任,所做唯有发声,唯有呼吁……至于呼吁后的结果,或许更糟,或许好转,或许难言……不公只有置于阳光之下才能加以克服。”


清华博士写信抗拆迁 官员批其忘恩负义2'44''清华博士写信抗拆迁 官员批其忘恩负义

12月中旬的北京,严寒的冬日已真正到来,气温接连下降,冷风凛冽。午后的太阳并不能给这个城市带来多少温暖,街头的人们无不裹紧厚厚的外套,行色匆匆——在这样一个寒冷季节,温暖的家,应该是每个人加快步伐的原动力,但也正是在这样一个季节里,清华大学法学院博士生王进文在潍坊市潍城区的家却半夜突然被拆,这无疑让得知这一消息的人们心里又结上了一层冰霜。

一封题为“法学博士清华大学王进文致工学博士潍坊市长许立全先生有关拆迁问题的公开信”在网络上广为流传。8000余字,被网民认为“文风犀利、有理有据、不卑不亢”。

当采访到清华大学法学院某研究生的时候,提到王进文这个人,该同学表示听说过,知道王进文是法学院的博士生,但当记者提到是否了解王进文家的房子突然被拆这件事情的时候,这位同学马上说不清楚,并匆忙走开。

当记者找到王进文的时候,他正在为远道而来、和他家有着相同境况、房屋突然被拆的人解答法律疑问,王进文仔细听了这个人的情况和细节,翻看了相关法律条款,耐心地给这个朋友讲解该如何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并将相关的法律程序告诉给他,这位朋友认真地用纸笔记录着王进文所说的法律流程。

王进文瘦瘦的身材,架着一副近视镜,在他简陋的宿舍里堆满了各种书籍,足有几百本之多,王进文的朋友介绍,平时他都是“从一本书中钻向另一本书”,没想到以他的性格会写这样一封公开信。

“笔伐”强拆

为什么要选择写公开信的方式去放大这件事情?

王进文说:“没有办法的办法是最好的办法,百无一用是书生,我发过律师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可是都石沉大海,用公开信的方式是提醒对方注意的最好办法,没有人愿意将自己的事情暴露出来,用朋友的一句话是,我选择了另一种自焚的方式。自焚和公开信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无权者的权力。”

当时王进文家究竟是处在怎样一种紧急状态下,才促使他写出这样一封公开信的呢?“和我家一起房子突然被拆的一共有3家,事后村委会让我们3家补签一份拆迁同意书,我家拒绝签,其他两家签了。突然被拆,家具衣物粮食全无,从初中到大学的书籍散落一地。”

王进文说:“今年3月底,村里开始进行城中村改造拆迁,拆迁的时候,拆迁之前村委会没有出示过开发商资质证明、拆迁许可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在我向村委会、街道办事处索看这些资质时,工作人员含糊其辞,顾左右而言它,称这是商业秘密,也没有给予相应的回答。王进文说,我家人并没有在拆迁协议上签字。区相关领导也向他承诺”,你的房子想拆就拆,不想拆就不拆。“4月份,我就给潍坊市政府、潍城区政府、国土、规划、建设等涉及到拆迁的数个部门发出拆迁信息公开申请,我后来收到了潍坊市发改委的书面答复,答复显示:潍坊市发改委尚未对潍城区北三里村‘城中村’改造项目进行核准。答复时间是5月18日。这边还未核准,那边已经开始拆了。”

11月17日凌晨,王进文家的房子突然被拆,王进文家人到当地的派出所报案,但是当时并没有立案,王进文说:“派出所说这是政府行为,不予立案。”

距王进文房子突然被拆,时隔不到10个小时,王进文写的题为“法学博士清华大学王进文致工学博士潍坊市长许立全先生有关拆迁问题的公开信”就以特快专递和挂号信的方式转给潍坊市市长。

博士也弱势

博士也是弱势,当提到公开信中很多问题直指目前拆迁的现状,王进文是哪里来的冲动和勇气?

王进文说:“这不是勇气,是义务和责任,博士也弱势。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但法律还是要讲。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写信的时候很冷静,没有怨气,那无助于解决问题。我感觉我的信有股傲气,傲气来源于底气,也是一种知识分子的骨气。”

“我的父亲是个农民,不识字,把我养育成一个清华学生,让我掌握足够的知识,如果一个清华的博士还不能依靠自己的知识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那么国人绝对有理由质疑,读书是否有意义。就会有人说,你这个博士有用吗,只会用嘴说说。”

公开信发出后,在网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王进文还陆续接到了全国各地若干陌生人的求助电话和短信,请求他帮自己维权,有的还不远千里来请教。王进文有时候很无奈,他再次写信,信中说:“我没能力帮你们解决问题,但我会尽最大的努力使应该被更多的人知道的事情被更多的人知道。”

王进文说:“我现在也只是一个泥菩萨,过不了河,但只要过了河,就会变成卒子,一直往前冲。”他甚至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写出这样一封公开信来。王进文说:“同时,很多人指责我利用了我的身份,我说对,我要感谢这种身份,我说出了很多人想说而说不出、说不好,甚至说出去之后不被人关注的话,我说的话并不只代表我一个人,至少代表我的村民,代表一群人。有这一点就足够了,不可能把整个中国的拆迁寄希望于一两个人的说话,一两个人的奋斗,但是有些事总要有人出来说,有人出来做,可能我就扮演了这样一种角色。”

在从山东专程来请教王进文拆迁问题的一位刚刚认识的朋友眼里,看到的是希望和感激,他说:“王进文说出别人不敢说的真话,现在还有人在主持正义,敢替老百姓说话,我们真的很高兴,一定支持他,也谢谢他。”

曾经有人质疑王进文“别人家拆迁,为什么没有站出来”,王进文认为,这是一个伪问题。“事实上,我一直充当着我所在村的法律顾问,我甚至指导他们写诉状,但没人受理。以前我是在幕后,现在是到了幕前,就这么简单。”

王进文家突然被拆这件事发生以后,他身边的很多朋友、同学都给予他很大的帮助和关怀。有五六个固定成员坐在一起讨论这个案子,他们起名为“博士维权团”。他的一位朋友表示:“王进文家房子突然被拆这件事情大家都很关心,还有几个朋友家里也遭受了或者将要面临这样的事情,其实这背后承担这一切是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朴实的农村人。一砖一瓦盖几年才盖好的房子,这和城市人买现成的房子的感情是不一样的,我们大家都感同身受,所以大家都来帮他,一起探讨这个案子。”

等待与博弈

公开信发出之后一个月的时间给王进文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王进文告诉记者:“书没了,从初中到大学的书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没有了,除了有些人身攻击的话以外别的没什么影响,自己的学业、时间计划没有被打乱。”

王进文和市长对话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市长还没有回音,早晚我会和市长对话的,当潍坊市潍城区党委副书记王兆辉来北京和我解释这件事,作为个人而言,本身就已经是一种胜利。不过,事情还没有实质的进展,王进文说。

对于房屋突然被拆,区委有关人员说:“该村党支部书记和王进文家有亲戚关系,据村支书反映,他已经和王进文的母亲沟通过,王母口头同意,才在夜里拆了他家的房子。因为村委会是自治组织,当时没向上级组织汇报,事后,区委领导批评了该村支书。”王进文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王进文称:“我的母亲从来未口头同意过,如果我母亲同意的话,他们也没必要半夜2点拆了。事后还要求我母亲补签协议,明显欲盖弥彰。以城中村改造为名的拆迁属于政府行为,村委是村民自治组织,主体不适格,没有承担责任的资格。将这件事归结为我与村委的个人纠纷,利用所谓的亲情攻势,转移矛盾,属于政府推卸责任,回避问题,无助于事情的解决。”

王进文将以怎样的方式继续进行他的维权行动?

他说:“我将依照法律程序回到当地递送起诉书,我有三方面的要求,一方面是在违法的状况下推倒我的房屋,这侵犯了我的个人财产,要求进行赔偿,第二方面,要求潍坊市政府或潍城区政府给予书面说明,最后一方面,追究有关责任人的责任。”

早先有人问他:假如市长和你对上话了,你最想和市长说的是什么?那时王进文就表示:“我最想说的是,这件事能不能以法律方式,通过法律途径,严格按照法律程序最终解决?因为我一直是坚持在走法律程序,一直申请信息公开,一直想看到真正的拆迁许可证和协议书。到了今天,我相信,我的事情,在财产或金钱补偿方面会有一个比较乐观的预期,但是作为一个法律人,尤其是我一直主张法律程序和正义,我想在这个方面有所突破,也是为了给许许多多支持我的人有一个交代,也希望通过我的方式,无论是公开信,还是走信息公开程序,甚至将来对簿公堂,都会对其他面临或者说将要面临和我一样情况的人有一个借鉴或启发意义。”

对于“新拆迁条例”为何迟迟未出台,阻力在什么地方,王进文说,这是他不能完全回答的,也是许许多多面临强拆的弱势群体所不能回答的。“有篇评论说‘与其赔偿上天,不如良法落地’,我很赞赏。我家的拆迁是从今年3月份开始,我当时预期7月1日会通过,也是满怀信心的,后来还寄希望于10月1日,最后都失望了。我觉得,目前还不能抱一种时间表意义上的希望。”

日前王进文又回了一趟潍坊,他说,这次回去首先去了区政府,打算协商事情怎么办,但没有看到负责人,各方百般推诿,没什么结果。“然后我和律师去了潍城区法院,提起诉讼,一个民事诉讼(侵权赔偿之诉),三个行政诉讼(诉潍坊市发改委、国土局、规划局,违法施工、违法用地、违法规划、违法审批),现正等复议结果中。”

对这件事情的结果,王进文的预期是怎样的?“其实我是幸运的,我只是没了房子,但我有家,家和房子是不一样的,有人才有家,但家的载体是房子。我只是失去一个载体,这是不幸中的大幸。这对每天埋头读书的我,也是一个收获。”

“希望以渐进图突破,积小成为大胜,以时间换空间,这是比较理想的状态。”这就是王进文目前最大的心愿。“但道路肯定是漫长的,甚至会有波折,我不怕拖,‘拖善解决’也是解决,其间可能会转移矛盾,对于个人而言,这无需过多辩解,真相大白之日,就是法律彰显之时。”

事件始末

2010年3月底,王进文老家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西关街道北三里村开始进行城中村改造拆迁。

4月,王进文给潍坊市政府、潍城区政府、国土、规划、建设等16个部门发出拆迁信息公开申请。

5月18日,潍坊市发改委给出书面答复:潍坊市发改委尚未对潍城区北三里村“城中村”改造项目进行核准。

11月17日凌晨2点许,王进文家房子被推土机推倒,并被立即清场,家具衣物粮食全无。

11月17日,王进文写好《法学博士清华大学王进文致工学博士潍坊市长许立全先生有关拆迁问题的公开信》,并以特快专递和挂号信的方式,转给潍坊市长许立全。

公开信共8199字,分31条。

信中表示:“我欢迎发展,欢迎城市化,欢迎拆迁。这个‘我’,也可以置换成‘我们’。前提是,确保更好地发展,确保更合理地城市化,确保更公平地拆迁。”“推土机推不出政治,推不出和谐社会,也推不出真正的城市化。”

此信在网络上广为流传,有不少网友认为,此文的“文风犀利,直指目前普遍存在的野蛮拆迁的现状”。

11月30日晚,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区委副书记王兆辉在电话中证实,王进文家的房子确实在11月17日凌晨被拆。

王兆辉介绍,王进文所在村共有527户,其中拆迁了524户,有526户已经签了拆迁协议,只有王进文家没签。该村党支部书记和王进文家有亲戚关系,据村支书反映,他已经和王进文的母亲沟通过,王母口头同意,才在夜里拆了他家的房子。

王进文否认其母口头同意。

11月24日,王进文称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说“给你汇138万元,这事就别闹了”。王进文拒绝。

11月24日,潍城区区委副书记王兆辉来到清华大学,找到了学校法学院和王进文本人,表示争取尽快妥善处理此事。

12月1日,王进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事件目前无进展。他所在的区,村,并没有进一步沟通。

12月中旬,本报记者辗转与王进文取得联系,最新进展是:他向潍城区法院提起一个民事诉讼(侵权赔偿之诉),三个行政诉讼(诉潍坊市发改委、国土局、规划局,违法施工、违法用地、违法规划、违法审批),现正等复议结果。

王进文公开信节选

1.尊敬的潍坊市长许立全先生,首先,请允许我以“尊敬的”字眼称呼您,在对您毫无认知,从而无法对您个人及工作做出比较客观的评价之前,出于礼貌,更多的是基于您市长公职的身份和对国家公器的尊重,我觉得用这三个字称呼是比较恰当的。

2.从更准确的意义上讲,这封公开信并不是专门写给您的,您可以理解成是写给在国家行政序列中,基于您行政身份及职责所代表的潍坊市人民政府及其所辖的潍城区人民政府,西关街道办事处,您也可以理解成是写给您所属的山东省人民政府,乃至更高层负责人。我从网上了解到您具有工学博士学位,长期服务于政府部门,同样,我也服务于政府工作部门过,也在接受博士阶段的教育,研习法律……我觉得与您沟通会比较融洽。

3.我甚至是直到最近才从网上查到潍坊市的市长是您。我与您的联系或关系仅仅在于:我离家10年,求学京华,并非您治下的百姓,而我的父母与村里的人生活在您所负责的行政区域之内,用法律术语说,您是我的父母及乡亲们用选票选出来的为他们服务的代表——代理人。因此,我给您写这封信,请您了解并解决潍坊市潍城区西关街办北三里村的拆迁纠纷问题。

4.“我欢迎发展,欢迎城市化,欢迎拆迁。这个‘我’,也可以置换成‘我们’。前提是,确保更好地发展,确保更合理地城市化,确保更公平地拆迁。”“推土机推不出政治,推不出和谐社会,也推不出真正的城市化。”……

另一起博士老家被强拆事件

新拆迁条例出台前夜,强拆疯狂上演。10月30日,复旦博士孟建伟之父,死于山西太原拆迁者的乱棒之下。孟建伟以网络日志的形式,记录下父亲被害后的经历。随后,毒打孟建伟父亲的“黑保安”被抓获,太原市晋源区副区长等相关领导被处理。

正在复旦大学读博士的孟建伟的家乡在山西太原。10月30日凌晨4点,他突然接到噩耗,数小时前,十多个拆迁者翻墙进了他的老家,把他看护房子的父亲活活打死。他家的房子在太原市滨河西路南延工程的拆迁范围内,拆迁方与一些村民尚未达成协议。孟建伟于当日回家奔丧,到家后,他记下了这些日子的所见所闻所感,并发到网上,向媒体和网民求救:“父亲不喜欢拍照,每次我跟他拍,他总是推辞,这是我给他偷拍的唯一一张。”而孟建伟也和王进文一样拒绝了有关方面“私了”的要求。(作者:见习记者 郭钇杉 本报记者 何苗)清华博士致信市长抗强拆续:市长一月仍未回应 - moneyilove2 - moneyilove2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